Sing Cheung

chutaufok@gmail.com

九月, 2013 的封存

麵包治療《AM730》2013-09-30

她走得很突然,來不及告別,事前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徵兆,那天就是那麼普通的一天,我驀然站在街角懷念她那熟悉的身影,可恨物換星移,一息間人面全非。說的是那家傳統家庭式經營的麵包店,沒有事先張揚、沒有傳媒採訪、沒有大排長龍,就是突然有天發現那兒重門深鎖,以為東主有喜,於是擇日再訪,怎料早已人去樓空,就這麼靜悄悄地結束營業了,靜悄悄得剩下一份悲涼。

我決意重拾她所帶給我的感覺,於是特意搜羅了標榜一按即焗,曉得全自動攪拌,兼備揉麵、發酵及烘烤功能的全自動智能麵包機。我回味出爐麵包殘留掌心的餘溫,我懷念那股微焦的幽香,我特別記得從麵包店回家那段短短的路程當中,携帶著她時的那份溫柔。於是我將所有材料一股腦兒往那台精美的裝置裡塞,就這麼開展了我的麵包治療(bread therapy)。

我不能不承認它是一件劃時代的傑作,因為它不單能夠自動投放酵母及配料,還可以製作出十多款不同種類的麵包,並且準確地控制我所喜愛的烤色。基本上我只是輕輕鬆鬆地坐在那裡發呆,預定時間一到,麵包就在眼前。我將眼前的製成品一口咬下,確是色、香、味俱在,甚或可以用「完美」二字來形容,可是在那件熱燙燙的麵糰面前,我卻找不著她的身影。

就這樣我的麵包治療失敗告終,因此也不難理解為何「真麵包運動」(Real Bread Campaign)能夠在歐洲大行其道。為發揚已被悄悄地遺忘和唾棄的真麵包精神,為復興傳統的麵包工藝,為抵制那些只求能作長期保存和運送而加入大量防腐和抗氧化劑的工業麵包(industrial bread),是時候重新考慮對那沾滿白末的雙手予以尊重,是時候重訪街角一隅找回那份珍貴的不完全。


張俊聲

青年工作者

電郵:chutaufok@gmail.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