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 Cheung

chutaufok@gmail.com

八月, 2013 的封存

另類書展《AM730》2013-08-08

錯過了書展,幸好碰上「實現會社」開倉,趁星期天沒啥事幹到那兒湊湊熱鬧。是九十年代文化刊物《越界》的創辦人張輝一批存書放售,共七十箱,約四千多本私人珍藏的二手文藝讀本和文化雜誌開倉特賣,承惠一百蚊十本,先到先得。

沒有華麗的裝潢,選址在工廠大廈的走廊,總覺得類似的活動只能吸引少數自詡知識分子的失落中年(如我)到場憑弔和聚舊,不以為意。當那拉閘式的升降機門徐徐打開,眼前擠滿的都是二十出頭的年輕男女,都是身水身汗,都是臉紅耳熱。難怪,外面三十度的盛夏,全場幾十人分享三兩部簡陋的風扇。當我還在納悶這「書展」的「進場入口」在那裡之時,有人推著兩個破舊的紙皮箱,不知從甚麼地方冒了出來,然後全部人蜂擁而上,紙箱甫落地,近半的書刊已被取走,有人在喊Roland Barthes的名字,有人在找Jean-Paul Sartre的譯本,我呆站了良久,才驚覺已經身處「書展」的「現場」。

一條狹長的走廊,放滿書刊雜誌的紙箱散滿一地。沒有分類、沒有促銷、沒有嫩模,也沒有散賣,都是手快有手慢無。眼見這些昔日名家書櫃裡的珍藏被「賤賣」,難免有一份莫名的傷感,但又有一種渴求尋得寶物的快慰。藏書或多或少反映一個人的真性情,翻閱人家的舊愛,偶爾細看被螢光筆標誌的語句、閱讀那些摺了角的頁面、咀嚼裡面空白處的筆觸,就是打開一本新書的時候沒有機會開展的另類交流。當年《越界》出版之時,是香港出版業的全盛時期,在那箱本土文藝雜誌經典當中,我找到一本過期的《飲食男女》,頓感釋懷。不是麼?在酷熱天氣警告之下,還是不要叫文藝太沉重。

看罷此文仍不懼踎地起身見頭暈的話,8月底前逢星期日下午,火炭工業村黃竹洋街富昌中心14樓走廊見,賣完即止。


張俊聲

青年工作者

電郵:chutaufok@gmail.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