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 Cheung

chutaufok@gmail.com

二月, 2013 的封存

重拾「家」的意義《AM730》2013-02-07

相信有不少人仍然搞不明白,「擁有海景」和「活在海邊」兩者之間的分別。

千方百計要找個在夾縫中還剩下半片海景的單位,摧殘了多少上班族的青春?早出晚歸的生活,都是換來望出去漆黑一片的景觀,結果累積了不少對社會的不滿和怨憤,在熱烘烘的樓市上面繼續火上加油。辣招究竟有沒有奏效?即使是最懂計算的經濟學大師也無法輕易解答,畢竟房屋問題,不但關乎政策、福利、政治、經濟,更關乎居住者的心理質素,就是更辣的辣招最多也只能夠調控市場,卻無法觸動人心。

六七十年代的公共屋邨,一家多口擠在狹小的空間裡面,連碌架床的床下底也睡滿了,門外有三姑和六婆在打麻將,樓梯口有小孩在玩耍追逐,街頭巷尾有士多和辦館照顧各自的生活所需。這撮人現在都長大了,雖然都是生於基層家庭,但大多都明白「家」的價值,而左鄰和右里,或多或少今天仍是一生中最要好的朋友。不過妳提醒我千萬不要將基層的生活浪漫化,增加公營房屋供應、調控樓市、協助中產置業都是政府應盡的本份,擁有自己的安樂蝸,是納稅人應有的權利,不是麼?

用「居所」(Home)定義「家庭」(Family),以「需求」(Demand)解讀「需要」(Need),是聰明的香港人為填補內心不安而作出的妥協,這份焦躁可以被理解,但難以透過擁有一個夢想中的居所而得到滿足。

今天的孩子二十年後長大了,除了懂得計算樓面的市值,還會明白「家」的價值嗎?我們經常提醒家長,要教孩子好好分辨「需要」和「想要」(Desire),相信在這個兵荒馬亂的年頭,除了入市,也就是教育的最好時機。不如,早點回家好嗎?


張俊聲

青年工作者

電郵:chutaufok@gmail.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