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 Cheung

chutaufok@gmail.com

孤獨共對《AM730》2012-11-30

終於可以欣喜地宣告,青少年上網成癮這個難題,已經得到解決。經過各方人士的努力,或不費吹灰之力,虛擬世界的成癮問題終於不是問題。「癮」者,定必與正常行為大相逕庭,當一種習慣成為了大部份人生活中的必要部份,還有什麼「癮」可言?責怪孩子上網成癮,比責怪某某吃飯成癮更無稽。以前怒氣沖沖的父母要麼把孩子的電腦網絡連接線拔掉,要麼大吵大鬧一番,現在大家把握餐前餐後和進餐期間的寶貴時間,安靜地把玩著各自手上的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就是家庭和睦,國泰民安。

所以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教授暨臨床心理學家杜爾高(Sherry Turkle)在 “Alone Together: Why We Expect More from Technology and Less from Each Other” 一書中,形容這門子的現象為「孤獨共對」最夠貼切。是相處,還是獨處?是與世界接軌,還是跟現實脫軌?在港鐵車廂內、大型商場的扶手電梯上、著名食肆門外等候入座的人龍之中,不難發現一對對彼此相擁的情侶,一手緊緊握著對方的腰際,另一手在其背後熟練地撥弄著手機打發時間,雖然大家的下巴都擱在對方的肩膀之上,但眼睛卻是全神貫注地凝視著精彩的屏幕。沒法子,在崇尚「多工作業」(multitasking)的文明社會,就是卿卿我我的時間也要被增值。

親愛的,如果我說為了要證明我愛妳,可以犧牲我的社交網絡,相信妳反而會嚇得拔腿就跑,對嗎?

所以這不是「癮」,這是生活。孤獨是什麼?真實的孤獨就是丟掉手機,脫離社交網絡,隔絕網上對話,然後茫然地站在人來人往的街頭四處張望,在芸芸「低頭苦幹」的人潮當中慌張地尋覓另一個同樣是「離線」的知音人,那時候你就會明白杜爾高所說的 eerie loneliness,即一種令人毛骨悚然的孤獨。


張俊聲

青年工作者

電郵:chutaufok@gmail.com

廣告

No comments ye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