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 Cheung

chutaufok@gmail.com

四月, 2012 的封存

在臨別秋波之後《AM730》2012-04-17

的確那段由張志明來喬裝王馨平的《別問我是誰》「新舊對照版」實在太爆,而的確尚優優在《春嬌與志明》中所表現出來的玲瓏浮凸,無疑是太過吸引觀眾的視線,一下子手上拿著那部早在30年前停產的寶麗萊 SX-70單鏡反光即影即有相機也稍稍黯然失色,不過對於一直視「她」為終極幻想對象的忠實粉絲,我倒相信肯定會勾起關於春嬌與志明翻兜和偷食的動人故事以外另一份的情意結。

相機作為「潮物」已非新鮮事,在 Lomography(註:一種將隨意拍的行徑標榜成藝術的流行玩意)被火速商品化之後,宣稱「愛攝影」的人越來越多,認真「學攝影」的人反而買少見少;在 iPhone4s 「可能變成你唯一需要的相機」這個美好時代,單單是美國在2011年所拍下的數碼相片數目已超過80,000,000,000張。我們慢慢發現自己「拍過」的相片檔案越儲越多,但跟真正被「看過」的相片數目構成了奇妙的反比。

繼寶麗萊在2008年宣佈停產所有類比式(Analog)即影即有菲林,然後上月連盛極一時的柯達公司(Kodak)也向攝影發燒友表示,隨著數碼影像技術的蓬勃發展,以致傳統影像產品的需求不斷減少,因此正式停產所有俗稱幻燈片的專業反轉片(Reversal Films)。是不是突然之間,讓你有了接觸傳統菲林攝影的衝動?

算吧,我們得承認自己也是另一個余春嬌和張志明,早已習慣了在舊愛和新歡之間周旋與角力,感情不過就是臨別前的一場餘情未了的「秋波」,正如我們認為一窩蜂跑去謝記排隊,在人家光榮結業那天才一千零一次幫襯一碗山窿魚旦就等於由衷的支持一樣無濟於事。要愛得認真就得學習認真得轟烈一點,願身邊多幾個像創辦 Impossible Project 的 Dr. Florian Kaps,義無反顧地買下了被寶麗萊棄置的菲林廠,苦戰兩年之後為發燒友推出了重生版山寨寶麗萊,繼續抵禦時代的洪流。


張俊聲

青年工作者

電郵:chutaufok@gmail.com

遊艇仔與雙非人《AM730》2012-04-11

我們大多都讀過柏楊的《醜陋的中國人》和鍾祖康的《來生不做中國人》兩本暢銷書,從中國人本質上的醜陋與劣根性,談到嚴重失衡的中國政治生態,不過好歹也是黃皮膚的自己人疾首痛心的自省。然後,我再讀國際新聞網絡(CNN)最新一篇文章 “How to be a Hong Kong local: 10 tips on faking it”(中譯:偽裝典型香港人的十個方法),看到的卻是讓香港人(Hong Konger)顏面無存的譏諷,淪為了一眾藍眼睛眼中的國際笑柄。

後殖民時代的香港,造就出說話不中不英卻欠缺真正國際視野的偽優才、自我感覺優越卻對政治完全冷感的偽尖子、嚮往窮奢極侈卻終日帶著「被害心態」的偽中產,都是無可厚非,都是「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然而,今天被海外傳媒評為「長年擔遮防曬視美白如命」、「說話呢呢囉囉不倫不類」、「自恃識飲識食其實揀飲擇食」、「起筷前務必確定食物相片記錄妥當」、「行事急進說話簡潔出手吝嗇」等等,卻是100% made in Hong Kong 的奇人異事,believe it or not。

曾幾何時,經歷九七回歸前後的認同困擾與自我摸索階段,香港人無不以「香港人」的身份而自豪,經過了十五年「去殖民化」的政治洗禮,今日這個「遊艇仔」漸漸失卻了大英血統的歸屬,因而再次為著身份危機苦惱糾結。退而求其次,選擇了透過高調地踐踏和矮化「雙非人」來重塑專貴非凡的香港身份,務求在一國兩制的晚期為處於瀕危邊緣的「大香港主義」延續生命,也為「土生土長」才能被賦予的居港權標籤開一個本地人也無力兼且不願負擔的天價。

遊艇仔與雙非人,只能說是上一代種下來的冤孽,與其陶醉於那些年的美好時光,不如幻想一下,也許,在另一個平行時空裡,我們是在一起的。


張俊聲

青年工作者

電郵:chutaufok@gmail.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