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 Cheung

chutaufok@gmail.com

五月, 2011 的封存

下一個李嘉誠《AM730》2011-05-26

疑似特首候選人唐英年司長繼車毀人亡論後再度開腔,接受本地英文報章訪問,力陳八十後應當放下滿腔的鬱結,在埋怨什麼地產霸權官商勾結的同時,應當好好反省為何自己不能成為下一個李嘉誠。要學,大可以學售賣二手名牌手袋的米蘭站如何創業興家;要怨,就怨自己雖然像比爾蓋茨一樣讀書不成,但卻沒有善用創意累積財富的本事。這一代的年青人沒有打過仗、捱過窮和吃過苦是事實,但不至於罪過;缺乏創意、理想和不屈不撓的志氣也是無奈,但他們好好醜醜都是在上一代建立的社會環境之中長大,如果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那麼責任又應該留給誰?

“Why can’t I become the next Li Ka-shing?”一席話,道出了「八十前」的香港人在飽歷風霜後體會到的處世哲學。成年人還相信些什麼?就是相信「用英文說出來的話更具說服力」;相信「金錢才是衡量成敗得失的重要基石」;相信「用廉價購買得到奢華便是最大的生活智慧」;相信「知識不能保證改變命運,然而累積財富卻是人生營營役役施展渾身解數之後的終極目標」。還記得在那個總投注額達三億四千萬的超級六合彩之夜,我不諱「輸」在「書」店閒恍,遇爾翻過《魯迅箴言》、《曾國藩箴言》和《孫中山箴言》幾本小書,在旁邊放著同一出版社編印的《李嘉誠箴言》,那是唯一仍然在生但箴言名句就要被記錄下來的超人。超曰:「人生自有其沉浮,每個人都應該學會忍受生活中屬於自己的一份悲傷,只有這樣,你才能體會到什麼叫做成功,什麼叫做真正的幸福。」

發橫財的美夢破滅,要成為下一個總資產值高達2000億港元的李嘉誠,像上次那樣的超級六合彩還得連續十年獨嬴1538次。


張俊聲

青年工作者,熱愛草根次文化,討厭寫字

電郵:chutaufok@gmail.com

廣告

寧得罪高層,莫得罪煙民

刊於《蘋果日報》2011-05-06

Facebook 用戶人數達五億,就被冠以世界第三大國的美譽,然而,全世界煙民總人數早已超越十二億,不單人多更是勢眾,僅僅一個中國也佔三億有多,要是團結起來搞個什麼「熊貓革命」,說不定連國家領導人也要站出來「讚好」。財政預算案建議增加煙草稅鬧得滿城風雨,有說是讓藍領一族百上加斤,有說劣質私煙嚴重影響身體健康,有人更批評,要加稅的話,就應該加在教司長唐英年也如癡如醉的紅酒之上,這樣的說法,得不到建制派系的支持,輸在捉錯了用神。

誰說抽煙是基層市民專享的惡習?就算是,也是包括但不限於。兩盒豪華禮盒裝的「熊貓牌」,承惠一千大元人民幣,就算是最普通的二十支裝,少不免也值一百幾十。當然,稱得上是毛澤東和鄧小平摯愛的「御煙」,抽得起也是「品位」的象徵。要抽,打死也不要抽平貨和私煙,要是有一天騰達飛黃之後,讓人家踢爆你在抽「山寨版熊貓」,顏面何存?普通話老師說「品味」與「品位」兩個詞彙的讀音都是 pǐn wèi,但後者包含「品級」和「位階」,中產人士講究的「品味」生活早已過時,這是追求「品位」的年代。所以說批判之前,必先擴闊眼界,這不就是通識教育科「中華文化與現代生活」應該涵蓋的學習範疇麼?說穿了,「禁煙」這回事,其實就是典型的政治不正確,讀「番書」的高官鼻腔裡面沒有這份經年累月抽吸熊貓得來的敏感度,行差踏錯在所難免。

Jason Reitman 於2006年執導的 “Thank You for Smoking”(港譯:吸煙無罪)一句經典對白讓我牢記至今,電影中的爸爸教育兒子面對「吸煙 vs 禁煙」的爭議時,就是說:我們必須具有靈活的道德觀念(moral flexibility)。雖然我認同抽吸一手和二手煙是一種慢性自殺,但當我讀完上月出版之《我吸煙100個為什麼》的時候,又不能不從那一百幾十個拋頭露面的社會賢達暨資深煙民的的故事之中得到更多的啟發,而且真心相信世界上每六個人之中便有一個在吞雲吐霧,知道反吸煙就似是玩命遊戲俄羅斯輪盤,隨時隨地有六份之一的機會跟身邊的人急性對著幹。識時務者為俊傑,還是寧得罪高層,莫得罪煙民好了。

年青人,獨立思考是什麼?就是明白事非黑白之外還有一處叫灰色地帶的勝地,就是知道吸煙可以引致華叔患肺癌的同時,也記得品嚐紅酒可以讓唐唐增加肝硬化和肝癌的風險。然後,在爾虞我詐敵友不分的亂世之中,尋找一片難得清靜的樂土。


張俊聲
青年工作者

童話故事下集《AM730》2011-05-03

威廉王子大婚之喜成為全球焦點,本來嫁入豪門已經不是易事,這次一位平日喜愛Clubbing蒲吧的普普通通平民女孩嫁入英國皇室,當然一舉手一投足都是話題,二人在陽台親吻那一刻,大家都在心中默諗:「從此以後,王子和公主就快快樂樂地生活下去…」。

近代的皇家婚事大多都是悲/鬧劇收場,難得早前走在街頭示威抗議政府大幅削減福利開支的大英子民,仍有如斯熱烈的興致再次上街,懷著無比亢奮的心情搖旗吶喊,在通往西敏寺的大道之上夾道祝賀一對新人。王子當然不負眾望照辦煮碗老爹當年安排的童話式浪漫場景,或者這就是中國人需要學習的地方,中文叫作「百無禁忌,大吉大利」,英文就是Sense of Humor,今朝有酒還是今朝醉,明天醒來有事或無事,都可以一笑置之。多年前曾經有過一位視威廉王子為偶像的女性朋友,這是我聽說過最荒誕的故事之一,不過現在回想起來,有時候公主病上了頭,都可能是塵世間難能可貴的幸福。

我們似乎越來越不介意其他人以至自己將結婚的儀式(但不是婚姻,更不是愛情)浪漫化,從求婚到拍結婚照到行禮到筵開百席,所有的時間人物地點都要最漂亮動人的舖排,懶理只是一場超現實的Good Show,渴望擁有一次完美的盛宴早已成為了部份都市剩女唯一的人生目標。

童話故事通常沒有提供的,是一起快快樂樂地生活之後的下集。如美國作家Jim Harrison所言:「答案永遠在整個故事中,而非其中的片段。」(The answer is always in the entire story, not a piece of it.)說穿了,我仍然在抱怨當年那個傾慕王子的女孩沒有對我投懷送抱,我還是在吃威廉的大醋。牢騷發完,衷心祝願有情人終成眷屬,白頭偕老。


張俊聲

青年工作者,熱愛草根次文化,討厭寫字

電郵:chutaufok@gmail.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