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 Cheung

chutaufok@gmail.com

老友鬼鬼《AM730》2011-03-08

懷著依然戰戰兢兢的心情,掛著「文化體驗」的羊頭,獨個走進官涌戲院還一個「老友鬼鬼,全日任睇」的心願。付過十五大洋,揭開黑色布幕,內有聲色犬馬的美麗新世界,然而回首一瞥,門外卻掛起「三月結業,敬希珍重」的告示,無聲地控訴著「狂加租近倍!無本事經營!」,透視現實世界的唏噓。原來在樓市狂飆、炒風熾熱的背後,除了在蝸居捱貴租的大學畢業生,還有本地的另類電影行業成為了待宰羔羊。

如果新光戲院堪稱香港粵劇殿堂,官涌戲院就是大眾情色文化的最後一片後花園,如此一個場地,有著特殊的社會角色與功能。由於這是唯一少理禁煙條例限制的戲院,油尖咀區一眾基層中年男士習慣在這裡「仔仔」一堂,享受價廉但不用物美的「成人娛樂」。現場所見,十個觀眾當中,一個行色匆匆彷彿若有所思,兩個靠在牆邊的角落閉目養神,三個貌似熟客的自成一角對財政預算案評頭品足,餘下情緒最亢奮的,就是慕名而來湊湊熱鬧的男男女女,一窩蜂的來,然後又一窩蜂的走。

年輕的時候,「入場觀看三級電影」這個活動有過一段光輝的歷史,因為在那些互聯網還未普及的日子,成人電影並非在家中垂手可得的電子檔案。硬著頭皮買一張戲票,是由「細路」蛻變成為「大人」之前的基本義務,而且幾多血氣方剛的男孩子,更曾經視之為領取成人身份證之後的慶祝活動。

那時候如斯猥穢大膽的意念,今天看來竟是如此貽笑大方。儘管當年沒有好好把握踏進十八周歲那天「豁出去」,幸好如今還能趕及在全港最後一所專為播放三級電影而設的戲院完成其歷史任務之前,搭上參加「成人禮」的尾班車。


張俊聲

青年工作者,熱愛草根次文化,討厭寫字

電郵:chutaufok@gmail.com

廣告

No comments ye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