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 Cheung

chutaufok@gmail.com

一月, 2011 的封存

慢下來的理由《AM730》2011-01-19

「上街」?不外乎四個主題:返工、返學、消費和表達不滿,除此以外,似乎找不到其他原因需要跑到街上自找麻煩。想要閒晃一下麼?從後面追上來的只有永遠推銷不完的電視寬頻健身瘦身美容傳銷保險套餐,唯一的逃生方法,就是越走越快越叫越走,不過又震又響的電話仍然鍥而不捨向你借錢派錢噓寒問暖。竄匿到地鐵站裡面以為可以舒一回氣,結果四方八面無孔不入的廣告燈箱電視標語海報繼續疲勞轟炸。最後在列車尚餘一分鐘便到達之前腳步總算停了下來,但手仍在打短信口仍在講電話耳仍在聽音樂眼仍在望鏡裡的自己心仍在抱怨十常八九的不如意事。

我在看內地農民工歌手組合「旭日陽剛」翻唱汪峰《春天裡》的網上視頻,暗暗羡慕北京的地鐵站有這樣的二人樂隊在流浪和賣唱,一個鬚根滿面彷彿歷盡滄桑,一個低頭抱著結他帶著憂鬱但動人的眼光,既無奈又有期盼的歌聲在營營役役的人潮中製造出如此鮮明的對比。路過的當聽到「可當初的我是那麼快樂,雖然只有一把破木吉他,在街上在橋下在田野中,唱著那無人問津的歌謠」一段歌詞,都不能不停下急速的步伐,然後重新量度自己生活的價值。

有一天,在尖沙咀銅鑼灣中環旺角九龍塘這些最繁忙的車站月台,你總算慢下來了,結果是因為沒有健康沒有錢沒有朋友沒有工作還是沒有訴求?

都說香港是文化藝術的沙漠,或者,是可以避世的綠洲太少,那片綠洲在西九嗎?與其再希冀那些什麼身患隱疾的國際級藝術行政管理人才來替我們打造,不如在天降甘霖之前,重新學習如何浪漫(慢)地上街。


張俊聲

青年工作者,熱愛草根次文化,討厭寫字

電郵:chutaufok@gmail.com

比下去《AM730》2011-01-13

上海的年輕朋友向我展示從香港買回來的「蘋果」新產品,我下意識地「讚好」說:「不錯!不錯!」,豈料他只是淡淡然回應一句:「沒啥特別的,在上海生活,這是必需品,人人都有,沒有的話,就沒有朋友了。」

朋友不是什麼富二代,只是一般在城市居住的上班族,對於他們來說,擁有物質,是生活的重要元素,而生活,都是關於比較。男孩子,在比電話、比手錶;女孩子,都在比手袋、比化妝品;長輩嘛,則在比有幾多套房子、幾多部名貴房車。不太理解的話,可以在內地的小書店買了一本叫《奢侈品》的書,裡頭的序是這樣寫的:「你完全有理由設想這樣一種生活:在一個陽光明媚的早晨,你從香奈兒的香氛中醒來,穿上阿瑪尼套裝,佩戴好卡地亞珠寶,手拎著愛馬仕皮包,駛著保時捷上班,在辦公桌上掏出萬寶龍筆簽字,不經意間露出腕間的伯爵鑽表… 如果說生命應該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那麼我們的生活因為有了奢侈品的點綴也許會變得更加完美!」我心裡納悶,「奢侈」原本不是一個貶詞麼?是什麼時開始,被中國人「褒用」了?或者以十三億人口作為計算基礎,「能力」的確太虛無,反正中國也不是什麼講求有能者居之的地方,要比較,還是比較財富的多寡最「公道」。自己作為香港人,一下子就被比下去了。

「香港」,在上海年輕朋友的眼中,是坐飛機便可以一天來回購物一趟的超級百貨公司,早機去晚機返,隨隨便便花掉一萬幾千,這不是奢侈,這是面子。我大膽地問:「年青人的夢想是什麼?」,他繼續淡淡然的腔調:「是擁有一個LV手提包,或者一部保時捷。」這份直率,讓我徹底地感覺心寒。


張俊聲 

青年工作者,熱愛草根次文化,討厭寫字

電郵:chutaufok@gmail.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