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 Cheung

chutaufok@gmail.com

六月, 2010 的封存

作為社工《AM730》2010-06-30

「作為社工」,是社工經常掛在口邊的四個字,也是作為社工最大的驕傲與包袱。

剛收到社會工作者註冊局寄來的註冊續期通知書,然後又在社交網站看到「集合facebook 社工聲音!抗議社工註冊局續牌費不合理!」的群組,看來要求「減價」的呼聲不少,亦有同工跟其他的專業註冊制度作比較,例如:醫生。社工專業化的路不好走,有人相信社工註冊了便等同專業,亦有人冀望四百大元的續期費用可以為業界同工建構一個有名有實的身份。在奉行新自由主義的市場環境和政府實施整筆撥款的影響下,社會工作者陷入身份認同的危機,部份同工需要透過制度上建構出來的專業角色來確認自身的價值,不過信者沒有得救。

由多個國際及本地社會工作組織合辦之「2010聯合世界大會」於六月中旬展開,主題是「社會工作及社會發展之願景與藍圖」,這個首次在香港舉辦的國際性研討會招募了超過2000名來自世界各地的社工參加,期望為未來十年的社會工作及社會發展策劃一份行動綱領(Action Agenda)。曲終人散之後,值得思考的問題是,作為社工能夠如何重新肯定社會工作及社會發展的核心價值?究竟「專業資格」、「專業身份」、「專業地位」是一種肯定還是一個需要?普羅大眾對於這個行業又有幾多真切的了解和認同?社會工作者註冊制度推行了十二年,至今身邊仍有不少朋友問:「社工是不是等於義工?」、「你有沒有上街爭取加人工?」、「你們的工作就是『傾計』,對嗎?」、「可不可以幫個忙,不要讓綜援養懶人?」… 當我統統答「否」之後,又要繼續上路。始終未能戒掉「作為社工」這句口頭禪,但專業化之路仍然漫長,起錨之後,暫時未見終站。



張俊聲

青年工作者,熱愛草根次文化,討厭寫字

電郵:chutaufok@gmail.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