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 Cheung

chutaufok@gmail.com

五月, 2010 的封存

窮爸爸決戰星球人《AM730》2010-05-20

每當人人收到沉重的綠色大信封,就是稅務局公布「超級打工皇帝」排行榜的最好時機,然後在訴說的,都是叻仔叻女化身星球人的童話故事。月球人是指每月賺「一球」(一百萬)的人,星球人則代表每星期都達到這個目標,以每週工作五十小時為例,屈指一算,星球人的最低工資承惠每小時兩萬元,是「廿蚊」的一千倍。

二零零九年受著金融海嘯衝擊,是艱難的一年,但打工皇帝仍然年賺超過六億,平均時薪二十多萬,達到星球人的十倍,單憑這個人的收入,就能夠養活一萬個低收入家庭,果然厲害!我的意思是香港的貧富差距果然厲害。當有叻仔叻女受到萬人景仰的時候,又有誰成為了數字遊戲的受害者?

樓價暴漲造就地產商賺個盤滿缽滿之際,窮忙族勞碌半生只為求得安居之所;中環股神深諳槓桿之道於是天天High Tea風花雪月,雷曼苦主就仍然每天拉起橫額呆坐街頭繼續漫長抗爭;補習天王靠著吹噓考試技倆和盜印試題年賺千萬,官校教師卻要為保住自己無緣「落袋」的「飯盒數」而含淚輕生。社會上這些矛盾淺顯易懂,談不上什麼深層次可言,一分耕耘,萬分收穫的背後,沒有童話,只有千絲萬縷且有血有汗的因果關係。

暢銷書《富爸爸.窮爸爸》的作者說:「整天工作的人,哪有時間去動腦筋賺錢。」,然而大部份人發完星球人的春秋大夢之後,反而帶著更沉重的怨氣繼續工作和生活。財富難以輕易地再分配是實話,但香港所受到的,更是「賺到錢才是叻仔叻女」這種觀念的嚴重衝擊,幸好偶爾還有像黃福榮這些教人深切反思的故事,讓叻仔叻女有機會覺察到,在酒池肉林的圍牆以外,還有另一個世界。



張俊聲

青年工作者,熱愛草根次文化,討厭寫字

電郵:chutaufok@gmail.com

難以博覽世界的遺憾《AM730》2010-05-05

作為最具潛力的發展中國家之一,中國踏入2010年後的成績總算名列前茅,大部份民眾基本的溫飽問題得到了解決,普遍來說雖然未必可以談得上富庶,但小康社會亦已指日可待。礙於生活條件、知識水平、語言能力等因素,中國人能夠出國旅遊和見識的機會仍然懸殊,不過一場誓要驚為天人的世界博覽會,原本應該有著充分的條件為十三億人民帶來放眼世界的良好機遇。

場裡場外,為索取參觀中國館預約券而造成混亂失控的新聞成為了每日焦點,似乎那些排著隊進場的人士都純粹是為著見證中國的繁榮與富強而來,如果沒有踏足中國館,就是等同於沒有來過世博會,就是等同於帶著一份遺憾而離開。

然而,對於像我這樣一個隔岸觀火的觀眾,心底裡真切的遺憾,是在中國走向文明昌盛的歷史性時刻,目睹一群焦急鼓譟的中國人要在中國主場的世界博覽會裡面,跟其他中國人爭先恐後參觀中國館,背後那份急於證實自己已經實實在在地「富起來」和「強起來」的慾望。

博覽會落幕以後,第一件會被移走的展品肯定並非被譽為「鎮館之寶」的「電子版《清明上河圖》」,不過參觀的中國人又會願意放開多少懷抱和胸襟,把握這趟超過二百四十個國家和國際組織聚首一堂的難得機會,認識世界上其他地方美好的一面?

眼前的世界大門經已打開,但我心裡納悶:「誰在世界博覽會中博覽世界?」,也就似是我經常禁不住要問那些抱著iPhone無限上網的先生小姐,為什麼當你手執一部能夠隨時隨地博覽世界的機器時,卻只願意一頭栽進論盡八卦軼事的Facebook和微博,選擇一條故步自封、難以超生之路?



張俊聲

青年工作者,熱愛草根次文化,討厭寫字

電郵:chutaufok@gmail.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