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 Cheung

chutaufok@gmail.com

十一月, 2009 的封存

別忘了小明《AM730》2009-11-19

雖然身為Google的忠實支持者,有時候總想暫時離開她溫暖的懷抱,放一個悠長的Google假期(take a Google break),那怕是一個月、一星期,或是只得一天,都心滿意足。十年前,當我們還身處Web 1.0與Web 2.0交替的時期,那時候互聯網的發展,仍然是在起步的階段,這些搜尋網站也只是dot.com行業之中的初哥。那時候「全球化」和「反全球化」仍然是新鮮熱辣的議題,整個社會在擔憂的,是「千年蟲」帶來的危機。

常言道:「人生有幾多個十年?」。那時候,我們還是天真得很。

早前,我打開Google提供的Gmail網站,那負責研發新產品的「研究室」鼓勵我使用名為「別忘了小明」和「他不是您要找的小明嗎?」兩個新功能。電腦程式根據我最常傳送郵件的幾個群組,建議其他我可能想要加入的收件人,並且當我需要同時把郵件寄給兩個以上的「小明」時,自動檢查我是要寄信給「王小明」還是「陳小明」,協助我有系統地擴闊社交圈子,也避免因為誤寄郵件而導致尷尬。

今天,記憶比不上記憶體重要,思考也及不上計算機程式,當記憶和思考都失效之後,人的腦袋還剩下些什麼?《The Big Switch》作者卡爾(Nicholas Carr)用批判的眼光回顧媒體科技為當代社會帶來的影響,並提出了一個有趣的問題:「是 Google 讓我們變蠢?」(Is Google making us stupid?)。互聯網的虛擬硬盤成為了永恆的資訊寶庫,依賴的本性教我們變得越來越健忘,健忘到一個需要依靠電腦程式來「想起朋友」和「分辨朋友」的程度。明天,我決心放一個 Google假期,決心從記憶中找回更多的「小明」。

於是,打開電腦,瀏覽器自動彈出來的首頁,換了是Facebook的「尋找朋友」(Friend Finder)。



張俊聲

青年工作者,熱愛草根次文化,討厭寫字

電郵:chutaufok@gmail.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