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 Cheung

chutaufok@gmail.com

九月, 2009 的封存

買笑作為一種生活方式《AM730》2009-09-11

香港人的「笑聲」,聽起來的感覺總是酸溜溜的。

扭開電視機,不論是免費抑或收費的電視台,逢週一到週五均有每晚一集「亂噏」vs「Be Good」的時事評論節目,以嬉笑怒罵的手法談論政治,笑看人生百態;若嫌「火喉」不夠,可以買票入場觀賞藝人「棟篤撐」、「是但噏」或者「嘩眾取寵」,選擇以真人互動的方式「爆笑」一場;回到街上,眼見人人穿著「提醒你要 Cheer Up」的潮 Tee,乍看之下,還以為香港人的開心指數終於能夠直逼被稱為快樂之國的不丹。

我們認真地從評論與批判之中尋找快樂、我們努力地享受因為揶揄和挖苦而得來的快感、我們甚至要將大大的笑臉畫在身上,以彌補自己面容上的不足。

對於快樂,我們似乎變得越來越沒有要求。

「買笑」,成為了香港人的一種生活方式。

難怪,悲觀主義哲學家叔本華曾經提出:「快樂是負面的,而滿意和滿足都只是痛苦和缺憾的暫時休止。」也難怪,濫用藥物的年青人會說:「我需要即時的快樂,就算它不是真的,而且會一次一次地減弱,我還是要它。」有些人對於青少年濫藥的問題永遠摸不著頭腦,其實說穿了,也不過是「否定現實」的一種方式,而其他自覺不同的人,大部份只是選擇了透過其他的途徑購買快樂。

所以,在這些年青人的眼中,社會對於他們的唾罵與批評,是如此般欠缺說服力。要說服年青人脫離毒海,就如要說服我們自己摒棄以「買笑」的方式逃避壓力和痛苦,談何容易?站在年青人的面前,你又有沒有與他們同舟共濟的準備?

如果笑裡沒有藏刀,香港便有福了。



張俊聲

青年工作者,熱愛草根次文化,討厭寫字

電郵:chutaufok@gmail.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