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 Cheung

chutaufok@gmail.com

四月, 2009 的封存

大頭榮《AM730》2009-04-14

摘自《大頭榮》一書的〈序〉:「老豆於我心目中,有一個字:『正』。的確,不諱言,老豆係我偶像。由出生一天開始,我不曾跟他通過一次電話,因為他是真真正正『聾』的傳人。」~ 騷豬(二女)。

「其作品經年刊登於報章副頁,文章風格窩實、趣味兼而有之。字裡行間就像一部照相機,捕捉了時下社會的大城小景和人生百態。」~ 貴榮(二弟)。

這是一本由肥妹、騷豬和三蘇合力炮製的新書;這是一本從七十年代寫到現在的散文結集;這是一本只供親朋戚友私人傳閱的非賣珍藏;這是年屆花甲的大頭榮一個鮮為人知的心願。六十歲的大頭榮在家裡十兄弟姐妹中排行第一,育有三女,於女兒的眼中是個沉實、浪漫、幽默,而且懂得知足的爸爸。雖然未有機會完成小學,自命草根老粗一名,大頭榮卻私下飽讀詩書,更是Backpacker界(背囊友)的大師傅。直到現在,這位『聾』的傳人仍然堅持於每個農曆新年的長假期,一個人帶著一個小背包「離家出走」,到處流浪。儘管不能耳聽八方,但憑著無比的勇氣和毅力,卻可以排除萬難,縱橫四海。

從一九七七年第一篇於《晶報》(已於1991年停刊)的投搞開始,大頭榮對寫作的堅持,三十多年來從來未有間斷,他更曾經使用不同的筆名於各大小報章撰文,包括:老桂、大蘇、阿榮、花魚禾、李言、清風、清榮、榮大蘇等等未能盡錄。眼見自己的老爸作為一位默默耕耘的「隱蔽文化人」,蘇家三姐妹心有不甘,於是悄悄地從抽屜中找出一疊疊早已發黃的手稿,經過重新整理和細心編排,造就了這份於老爸六十大壽那天送給他的神秘生日禮物。



張俊聲

青年工作者,熱愛草根次文化,討厭寫字

電郵:chutaufok@gmail.com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