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 Cheung

chutaufok@gmail.com

十二月, 2008 的封存

給問責高官讀的課外書《AM730》2008-12-22

這陣子六婆和三姑都在談論高官問責制和集體負責制,有人想隱瞞、有人要解畫、有人去外訪、有人怕揹鍋……說穿了,無論是正室、二奶還是妹仔,總之人人都要各出奇謀力保飯碗不失,對自己和自己的祖宗負責。

少做少錯、不做不錯,但似乎從未試過被指做得不錯的「典型公務員核心價值」仍然是老生常談,慶幸的是輿論和大眾對這個非典型政治架構仍然(竟然)抱著樂觀的希冀,例如希望那撮高薪厚祿的某某某某(是甚麼名字甚麼國籍都記不起了)終有一天發現良心並棄暗投明,令人不得不對這種後殖民、後海嘯的港式幽默心悅誠服。

這次我要介紹給正室、二奶和妹仔三個一起讀的,是白石昌則的《福利社的魔力留言板》,當中收錄了一堆由無厘頭大學生寫成的留言字句,內容光怪陸離而且不著邊際。白石先生日常的工作除了負責福利社各項業務,也包括回覆這些學生的意見留言。他沒有高官獨有的「練歷」和氣燄,但這位於東京農工大學福利社辛勤苦幹的小職員,竟然成為風靡全校以至整個日本的萬人迷,全因為他對於學生每一個無厘頭的古怪問題都作出了既幽默又溫暖的回覆。白石先生的話既認真又幽默、既誠懇又嘲諷、既無聊又實務,贏得了學生們的信任和愛戴,成為眾人眼中的典範。

能夠隨口說出流利動聽的官腔是進入這個精英政治體系的基本和最高要求,官員不需要「負責」為市民大眾「解決」問題,真切需要的是運用學識和「練歷」替害怕被「問責」的政府向市民大眾「解答」問題。著名批評家薩伊德(Edward Said)期盼公共知識分子有「說真話」的能力,但對於那批說慣「官話」的某某某某,不如先從白石先生「有heart」的「廢話」開始學起。



張俊聲

青年工作者,熱愛草根次文化,討厭寫字

電郵:chutaufok@gmail.com

廣告

示播列與西播列《AM730》2008-12-12

關於Shibboleth的故事是這樣開始的。聖經曾記載有關基列人與法蓮人的恩怨,有一次基列人把守約旦河的渡口,不許法蓮人通過,唯一的考驗是要過河者讀出外族人難以唸得字正腔圓的詞彙Shibboleth作為驗證身份的口令。結果法蓮人沒有辦法讀出有氣音的「Sh」,只能把「示播列」說成「西播列」,最後逃不過被屠殺的厄運。

Shibboleth也是電腦黑客界的專有名詞,以分辨動機和目的各有不同的入侵專家。隱身在屏幕背後的黑客們以顏色不同的帽子辨識身份,因為芸芸黑客當中,原來都有忠奸之分。「黑帽黑客」專門作出惡意破壞,並肆意干犯各種電腦罪行,就如早前被拘捕的本地機電工程系學生,利用自己的專業知識入侵連鎖快餐店的網頁,及不合法地篡改系統內的資料,從而冒充得獎者盜取四部盛惠七千大元的手機獎品以轉售圖利。相反,以Shibboleth自居的「白帽黑客」則堅守清者自清的形象,遵循著有清楚定義的互聯網道德規範,以發掘系統的安全弱點和推動軟件的創新作為個人興趣。當中有部分職業黑客更會考取「道德黑客認證」(Certified Ethical Hacker),並擔任大小企業的「特許入侵測試員」(Licensed Penetration Tester),大展拳腳。

著名黑客暨「蘋果」電腦的創辦人斯蒂夫.沃茲尼亞克(Steve Wozniak)說過:「對某些人而言,或者正因為我們的動機不在於金錢的利益,才是最大的威脅。」不逐名利、不求錢財、不為甚麼的抗爭與顛覆,雖然被視為最崇高的「黑客精神」,可是只管看重眼前利益與及唯利是圖的核心價值卻廣泛地入侵一個又一個年輕腦袋。

大學生,你又能夠諗一句字正腔圓的「示播列」,然後放下執念,不為甚麼嗎?



張俊聲

青年工作者,熱愛草根次文化,討厭寫字

電郵:chutaufok@gmail.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