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 Cheung

chutaufok@gmail.com

陽奉與陰違的愛恨交纏《AM730》2008-05-30

案頭總是放著大衛.福德曼的《那話兒》(A Mind of It’s Own: A Culture History of the Penis)和伊娃.恩斯勒的《陰道獨語》(The Vagina Monologues)兩本另類性教育天書。前者引經據典講陽具如何兼任英雄與惡棍的雙重身份,後者在陳述痛苦的陰道事實之餘又讚頌喜愛讓私處快樂的女人,越看越過癮。不過,我倒從來沒有斗膽在任何正規的性教育課當中,大談陽具崇拜vs陰道自主的理論與實踐。「處女無罪,貞操有理」的口號成為絕唱之後,朋友的定義變得越來越模糊。隨著大大小小的「交友」網站與討論區成立,不難發現類似「我叫橙妹,細細粒,好多汁e……」、「要散拖感覺唔係only sex trade……」、「可以一齊沖涼,但我唔玩變態嘢㗎……」等等的「自我介紹」,原來可以是認識陌生「朋友」前的開場白。

如果學生問:「藝人淫照事件是不是一種陽具崇拜?少女援交現象算不算陰道自主?」,我怕無言以對。如果他們都想仿傚年輕偶像般誠邀異性友人與自己的私處「合照」,如果他們都能夠接受肉體販賣這份明碼實價的「兼職」,我怕吃不消。雖然早已超過應當尷尬的年紀,我仍然不能吃得消。讀過Biestek的「社工七宗罪」(Seven Principles),都應該記起其中一項誡條提醒著青年工作者,即使面對崇拜陽物的少男和解放陰域的少女,也務必裝作輕鬆平常,從而把持非批判性 (Non-judgmental)的專業態度,可惜事實上我做不來。

難怪米曹.李真斯丹的電影《小心有牙》要將古老神話重新包裝,嘲諷禁慾與解放之間的失衡及失常,和反映社會道德價值與制約的無能為力。而最後竟然要依靠女主角的有牙陰道(Vagina Dentata)擔當「的士判官」,儆惡懲「姦」。



張俊聲

青年工作者,熱愛草根次文化,討厭寫字

電郵:chutaufok@gmail.com

廣告

No comments ye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