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 Cheung

chutaufok@gmail.com

五月, 2008 的封存

陽奉與陰違的愛恨交纏《AM730》2008-05-30

案頭總是放著大衛.福德曼的《那話兒》(A Mind of It’s Own: A Culture History of the Penis)和伊娃.恩斯勒的《陰道獨語》(The Vagina Monologues)兩本另類性教育天書。前者引經據典講陽具如何兼任英雄與惡棍的雙重身份,後者在陳述痛苦的陰道事實之餘又讚頌喜愛讓私處快樂的女人,越看越過癮。不過,我倒從來沒有斗膽在任何正規的性教育課當中,大談陽具崇拜vs陰道自主的理論與實踐。「處女無罪,貞操有理」的口號成為絕唱之後,朋友的定義變得越來越模糊。隨著大大小小的「交友」網站與討論區成立,不難發現類似「我叫橙妹,細細粒,好多汁e……」、「要散拖感覺唔係only sex trade……」、「可以一齊沖涼,但我唔玩變態嘢㗎……」等等的「自我介紹」,原來可以是認識陌生「朋友」前的開場白。

如果學生問:「藝人淫照事件是不是一種陽具崇拜?少女援交現象算不算陰道自主?」,我怕無言以對。如果他們都想仿傚年輕偶像般誠邀異性友人與自己的私處「合照」,如果他們都能夠接受肉體販賣這份明碼實價的「兼職」,我怕吃不消。雖然早已超過應當尷尬的年紀,我仍然不能吃得消。讀過Biestek的「社工七宗罪」(Seven Principles),都應該記起其中一項誡條提醒著青年工作者,即使面對崇拜陽物的少男和解放陰域的少女,也務必裝作輕鬆平常,從而把持非批判性 (Non-judgmental)的專業態度,可惜事實上我做不來。

難怪米曹.李真斯丹的電影《小心有牙》要將古老神話重新包裝,嘲諷禁慾與解放之間的失衡及失常,和反映社會道德價值與制約的無能為力。而最後竟然要依靠女主角的有牙陰道(Vagina Dentata)擔當「的士判官」,儆惡懲「姦」。



張俊聲

青年工作者,熱愛草根次文化,討厭寫字

電郵:chutaufok@gmail.com

廣告

在震央中心呼喚愛《AM730》2008-05-16

科技進步讓我們享受到即時訊息傳遞帶來的快感,上星期安坐家中觀看奧運聖火在珠峰之巔傳送的現場直播,那時候彷彿身邊的空氣頓時也變得越來越稀薄,每次火炬手使勁地呼一口氣、踏前一步、喊一句口號,我們都彷如置身現場。電視屏幕裡面的聲音和影像讓我們與現場產生一種「零距離」的接觸,這種親密接觸教人既愛亦恨,有時候能夠帶給你百分百的官能刺激,有時候又可以令你不寒而慄。

扭開電視機,地震災區的畫面不斷反覆重播再重播;揭開報章雜誌,圖文並茂的報導堆砌得密密麻麻;打開電子郵箱,收到來自五湖四海的朋友傳來形形色色的呼籲… 從二十四小時不斷更新的傷亡數字當中,我們每分每秒都被提示著有千千百百人仍然命懸一線、危在旦夕。

社會福利署表示部分市民因為透過傳媒目睹地震的慘況,感到情緒不安,因而需要尋求社工及
臨床心理學家提供協助。這種因為「太過感同身受」而引發出來的情緒反應名為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簡稱PTSD,可以發生在親身經歷災難的倖存者、協助救災工作的拯救人員、或者經由傳媒觀看到災難情況的第三者身上。專家說當一個人親身經歷或間接目睹到一種威脅到生命的極大傷害時,往往會產生恐懼或無助感,倘若負面的情緒反應未能被釋除,正常的生活便很大可能受到影響。

新聞從業員不畏身陷險境,只求藉著「零距離」的直擊報導將觀眾帶到地震的震央,讓看倌能夠設身處地感受到災民的苦難,他們那份敬業樂業的精神值得致敬。然而,傷亡、悲慟、生離死別、呼天搶地的畫面,我們還需要幾多?這個可能是更值得思考的問題。



張俊聲

青年工作者,熱愛草根次文化,討厭寫字

電郵:chutaufok@gmail.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