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 Cheung

chutaufok@gmail.com

十二月, 2007 的封存

不去會死!《AM730》2007-12-13

有次與一眾被標籤為「雙待」(待業及待學)的青年於工作坊中討論「未來」這個對於他們來說既是「question」又是「problem」的「問題」,而根據課程的需要,我要求他們寫出自己的短期計劃和長期目標。結果,超過一半不約而同地表示希望有機會可以環遊世界。作為社工的直覺提醒我應該是時候引導他們認清「夢想」與「現實」,不過倒慶幸自己最後沒有這樣做。香港畢竟是個有條件但沒有勇氣談夢想的怪地方,大部分人需要窮盡積蓄換取一棟售價遠高於十年薪金總和的小型單位,是唯一的硬道理,也湊巧是大部分人所共同擁有的夢想和現實。所以難怪有年輕社工也對傳媒說:「我每天也在掙扎,究竟應否繼續當社工。我的中學同學,做金融、當股票買賣的,月薪達數萬元,無得比。」對不起,失眠的城市,沒有夢。

連續花掉七年半光陰騎單車環遊世界的日本旅行家石田裕輔在《不去會死!》一書中,將他那段九萬四千四百九十四公里的環球旅程娓娓道來,是那段跨越五個大洲、單憑雙腿完成的萬里長征,不禁讓人著迷。上月到東非埃塞俄比亞鄉郊旅行時,遇到兩個年輕的香港女孩子,坐在簡樸的草屋「酒吧」裡,聽她們分享近半年來旅居非洲當義工和浪遊的經歷,更令我嚮往。

原來電視台連載風水大師攜同年輕女主持,四十日「豪玩豪飲豪食環遊世界」的特輯,沒有成功將夢想與我們的距離拉近,反而讓觀眾以為環遊世界仍然是那麼的遙不可及。幸好剛剛讀過石田裕輔每年平均僅有三百多美元旅費便能環遊世界的故事,也幸好有機會在地球的另一端遇過沒有失眠的Sa和Q,才知道跟環遊世界相比,我們所認同的「現實」,可能比「夢想」還更不切實際。



張俊聲

青年工作者,熱愛草根次文化,討厭寫字

電郵:chutaufok@gmail.com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