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 Cheung

chutaufok@gmail.com

七月, 2007 的封存

我的訃聞《AM730》2007-07-23

跟老生常談的《我的志願》相比,要求學生執筆寫一篇《我的訃聞》,顯然比較有趣。有一撮人熱愛接觸這門最接近天堂與地獄的文學,稱為「訃聞迷」,他們每天閱讀和收藏報章中的訃聞,並將「有趣」的上載到互聯網與世界各地的友好分享。網上有他們專屬的討論區,又有研究訃聞的書籍。

訃聞愛好者沉醉於文章中對於每一位主角栩栩如生的敘述,他們認為讀一篇好的訃聞,彈指之間恍若飽覽當時人的一生。有人寧願窮盡半生的時間研究怎樣分配死後的財產,也沒有花過五分鐘的沉寂去整理自己的訃聞,結果在魂飛魄散之後,剩下一疊疊滿是數字與遺憾的法律文件。最後遺留的萬貫家財,還不如美國影星瑪麗蓮夢露的墓誌銘上所記載著的三個數字「37.22.35.R.I.P.(Rest In Peace)」,能夠永垂不朽。

認真地想像離世後他人對自己的評價,是「生命教育課」的重要課題,呼籲年輕人熱愛自己的生命,或者就可以從死亡那天開始說起。誠如達賴喇嘛於索甲仁波切所著的《西藏生死書》(The Tibetan Book of Living and Dying)的〈序〉中所言:「如果我們希望死得好,就必須學習如何活得好」。

我唯一認識的訃聞作家是電影《誘心人》(Closer)中的Dan Wolfe(祖迪羅飾),他把報章的訃聞版形容為「新聞行業的西伯利亞」(Siberia of journalism),荒涼但淒美。撰寫自己的訃聞,並非天大的禁忌,偶爾跑到西伯利亞遊歷一趟,也並不等同生命的終結,反而,好讓我們透過寫作訃聞的旅程,確定自己想要追求怎麼樣的人生。



張俊聲

青年工作者,熱愛草根次文化,討厭寫字

電郵:chutaufok@gmail.com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