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 Cheung

chutaufok@gmail.com

十一月, 2006 的封存

師傅《AM730》2006-11-13

社會服務機構流行講企業管治、講專業化,於是老闆們每天用心良苦,希望建立一套又一套有效的制度,務求達致高效管理和嚴密監察的目的。社工人自問專長不在管理,但又想搞好管理,於是抓來被視為(或自詡為)管理方面的專家取經。財務監控方面的、人力資源管理方面的、市場營運及策略管理方面的,一下子都濟濟一堂,他們負責於不同的環節提供不同的寶「貴」意見,當中共通的是,他們都擁有一個漂亮的名字──「顧問」。反觀在草根階層的行業裡頭,不論是裝修工人、司機、水電工程人員抑或是油漆技工,我們都把他們尊稱為「師傅」。然而師傅們縱有三頭六臂兼七手八腳,最多只能夠做個「大師傅」,卻永遠當不上「顧問」。老闆們樂於聘請顧問去指引機構建立甚麼系統甚麼架構,又或者為著甚麼部門甚麼流程進行甚麼甚麼檢討分析。以前我分不清楚哪些時候應該找顧問,哪些時候需要Call師傅,不過自從聽過顧問公司辦的講座,讀過他們提交的報告,見識過他們派來的顧問,我開始明白師傅與顧問之間一個比較簡單的分別:一個只做不講,一個只講不做。

而更有趣的是,我們通常要求師傅幫忙做我們不懂得做的事,但大部分時候卻只希望顧問代表我們回答我們本身已經懂得回答的問題,動輒數十萬以至百萬元所追求的,似乎是一份尊貴的認同,多於一個切實的答案。「方法其實人人都識,不過講到尾點做都係靠你自己」這條金科玉律,是不少行家賴以蒙混天下的口頭禪。從跨進社會工作這道專業門檻的第一天開始,發覺所認識的social talker比social worker要多得很,或許也是基於這個原因,一般人都只能用「傾偈」來概括我們的工作,甚至有些人從來未有想過,社工其實是一份受薪的正當職業。「社工專業化」的路並不好走,是立法、是資源、是管理的問題,還是我們trained to talk的本能作祟?作為一個草根的「專業」社工,我沒有奢望成為顧問的雄心壯志,但求安守本份,日後能夠做個稱職的師傅好了。



張俊聲

青年工作者,熱愛草根次文化,討厭寫字

電郵:chutaufok@gmail.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