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 Cheung

chutaufok@gmail.com

八月, 2006 的封存

關我咩事《AM730》2006-08-04

「為甚麼一張檯是一張檯?」

在學校搞通識教育工作坊的時候我大膽問過學生這個問題,學生當我亂噏發花癲之餘,從他們沉著而且幽怨的眼神裡面,我看出了一個由心發出來的回應:「關我咩事?」。可是要解答這個問題,著實比起要解釋檯為甚麼是檯來得更加困難,所以我選擇視若無睹避之則吉,我怕一天學生學「精」了,反過來問老師「我為甚麼是我」、「老師為甚麼是老師」、「考試為甚麼是考試」,我怕到了那一天老師才醒覺一直以來是誰在從中作梗、搞三搞四,我怕我的社工飯碗保不了。不過,我其實更怕沒有那一天。

通識講的「識」,是建立在常識之上的知識視野,曰「識見」(vision),而探究知識的本質與來源,則是屬於哲學家講知識論(epistemology)的範疇。除了能夠勉為其難鼓起最大的勇氣提出「為甚麼一張檯是一張檯?」這個我沒有預備答案的問題,老實說,我經已沒有剩餘的膽量與學生繼續討論知識的定義。搞通識教育工作坊令我有所感悟的是,站在課室中央的青年工作者也好、老師也好,究竟能夠憑著甚麼去傳授一門連自己都觸不著邊際的學問?為解答「關妳咩事?」這個問題,我們發明了為通識教育科而設的考試,然後我們漸漸為通識的「識」建立新的定義。是識見,是知識,還是常識都不再重要,最重要還是要令學生、老師和青年工作者能夠自我感覺良好。你識我都識,才是當前急務。走在最前線意圖或企圖悟(誤)人子弟之前,一口氣讀完邵家臻的《吾通吾識的99個概念》,或者,至少仍然需要有些人願意為著不知道關自己咩事的事而費神,甚至鍥而不捨地考究「關誰叉事?」這個問題的答案。

批評大專院校過度崇尚專才訓練的教育哲學家羅伯特.賀欽斯(Robert Hutchins)提出烏托邦大學(The University of Utopia)的理念時,所倡議的也是這種強調「懷疑」作為研究學問和討論問題的蘇格拉底詰問法(Socratic irony)作為教育工具。能通能識的教育,從學生能夠勇敢地站起來質詢「關我咩事?」那一天開始說起。



張俊聲

青年工作者,熱愛草根次文化,討厭寫字

電郵:chutaufok@gmail.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