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 Cheung

chutaufok@gmail.com

三月 24, 2006 的封存

無晒 Feel《AM730》2006-03-24

頑皮學生被當眾處罰,社工問這個七歲小男孩的感受,答案是:「甚麼感覺也沒有。」

「訓導」即教訓後勸導,是教育學生的一個重要環節。根據教育統籌局訓育及輔導組的資料,訓導方式一般可分為以下四個範疇,分別是:一、觸及學生身體的訓導方式,包括搜身、罰企、罰抄等;二、觸及學生物件的訓導方式,包括搜書包、沒收違禁品;三、觸及學生自由的訓導方式,包括罰留堂、罰停課;四、觸及學生聲譽的訓導方式,包括登記違規紀錄、公布違規行為。

香港法例於一九九一年開始明文取消教師體罰學生的權利,於是「懲罰」從單一的肉體折磨轉變成多元化的心理交戰,見證著社會的發展與進步。

然而,「懲罰」這款「特效藥」本身並不具有完備的治療作用,濫用懲罰的後果與濫用抗生素一樣,使用不當的話,不單沒有能力令情況轉好,反而會演化為致命的誘因。服用抗生素需要按醫生的處方,而且必須完成整個服藥療程,但很多人往往因為發覺病情已有好處因此中途停服,而病菌就在此時產生抗藥性,變得難以再被殺滅。

懲罰是一門正統的學問,屬於行為改造法(behavioral modification)的一種,心理學家所作的實驗及分析的結果均指出其正面功效,不過一般人以為這是最簡單、方便和有效的訓導方法,而往往欠缺適當的懲罰訓練,最後發覺孩子的情況沒有被改善,又倒過來說孩子生性頑劣,繼續施以更嚴厲的處分方法,形成可悲的惡性循環。

行為改造的療程相當漫長,從彼此的關係建立,到共同訂定互相同意的合理後果,到出現不理想的表現時施以適當與適量的懲罰,再到懲罰後的檢討、反思與及共同建立新的默契,每走一步都要小心翼翼,不能掉以輕心,否則最後被懲罰的,只會是你自己。

為自己及他人著想,現強烈呼籲全面停止製造超級細菌和對懲罰「無晒Feel」的孩子。



張俊聲

青年工作者,熱愛草根次文化,討厭寫字

電郵:chutaufok@gmail.com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