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 Cheung

chutaufok@gmail.com

十月, 2005 的封存

追火龍《AM730》2005-10-06

每逢農曆八月十四至十七,是「大坑舞火龍」的盛會,村民按照傳統習俗舞動插滿清香的百呎火龍,祈求事事順境、驅走噩運。有人每年舞動火龍以祭天地,有人卻每天追逐火龍圖覓解脫,說的不是什麼教派的祭祀儀式,而是比我們熟悉的「索K」、「隊草」、「伏冰」等更高層次的嗜毒「享受」。「追龍」所指的是將毒品(海洛英)壓碎成粉末後放在鍚紙上加熱,然後抽吸那一縷縷盤旋而上的龍形煙霧;然而「追火龍」則指直接將毒品注射到於動脈滾滾流動的帶氧血液裡頭,冒著腦部或心臟血管栓塞而導致即時喪命的危險,追求一種遊走在天堂與地獄間的另類體驗。

這邊廂青年工作者們致力為防止青少年濫用藥物的工作而煞費周章,那邊廂繼續有人窮盡畢生的精力追尋致極的迷幻享受,當中不能不提被「冠名」為大毒蟲作家的貝羅斯(William Seward Burroughs)。把大半生的時間都花光在嗜毒之上的貝羅斯曾經遠赴原始的亞瑪遜森林,尋覓一種名叫Yagé的土著藥品。Yagé被亞瑪遜流域的土著稱為Ayahuasca,是一種生長在厄瓜多爾、祕魯及巴西亞瑪遜叢林流域,學名Banisteriopsis caapi的藤蔓植物,而在土語中有「精神的葡萄酒」和「死亡的藤蔓」的意思。Ayahusaca讓人造成幻覺的化學物質叫DMT(dimethyltryptamine),使用後會讓人的思緒短暫進入另一個世界,不但看到奇異的生物,還能夠聽到它們說話和唱歌,許多使用者更宣稱服用後得到了人生啟示,而大毒蟲貝羅斯則在迷幻中出版了《The Yage Letters》一書,並將這種印地安巫師用來找尋失去了的屍體和靈魂的巫藥稱為一種能夠觸動精神感應、引起強烈幻覺和啟發敏銳感知的迷幻藥物(telepathic-hallucinogenic-mind-expanding drug)。

或者你會對「追火龍」的行徑感到毛骨悚然,或者你會認為飲用Ayahusaca煮成的毒湯是徹徹底底的瘋狂,不過這些人這些事每時每刻都在我們身邊的不遠處悄悄地上演。貝羅斯說:「毒品不是一種快感,它是一種生活模式。」從腐壞發紫的皮肉裡面找不到最後一條可以注射的靜脈,進而追逐凶悍的火龍;對文明世界各種毒物的刺激都產生免疫力之後,冒險闖進亞瑪遜流域Quichua族土著的聚居地懇求一嚐死藤水的滋味;當嗜毒成為了一種生活,毒品將不再是快樂的泉源,而是一種教人賴以為生的基本原素,唯有理解與體悉,才能在這個越來越重視個人選擇和權利的社會,對選擇和權利似是越來越多又似是越來越少的年青朋友們講嗜毒以外的出路。

摒棄固有的成見,從認識到接納、從接納到防治、從防治到關懷,正是著重緩害(Harm Reduction)的藥物教育之根本精神,而只有恫嚇而欠缺教育的預防濫藥工作,則會造就更多自詡無所畏懼的年青人搭上這班通往失樂園的單程客機。



張俊聲

青年工作者,熱愛草根次文化,討厭寫字

電郵:chutaufok@gmail.com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