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 Cheung

chutaufok@gmail.com

搞 Gag《AM730》2005-08-11

文化評論家南方朔在《我愛周星馳》一書中將「星爺」一貫的炒雜錦式胡鬧喜劇(farce)讚揚為一種「沒水準」的水準,因為他認為創作喜鬧劇其實格外需要一些特殊的才華;又如李歐梵教授曾說最喜歡《國產凌凌漆》,因為那是一部由聰明人拍出來的電影;作為周星馳的忠實「Fan屎」,我實在沒有異議,皆因喜怒哀樂之中,逗人發笑,最不容易。

所以我也欣賞詹瑞文、黃子華與許冠文,然而殘酷的現實告訴我們,能夠從他們表演中開懷歡暢的觀眾,不再年輕。

青年口中的Gag,解作插科打諢,有好壞之分:搞得酷的,曰「硬Gag」;搞得遜的,曰「爛Gag」;值得一提的是,Gag一字本身也有對言論自由作出剝奪的意思,彷彿幽默諷刺正好意味著未能循正規的途徑表達意見,而需旁敲側擊、苦中作樂以娛人悅己。

逗人發笑不易,要逗青年發笑更難,剖析我們為青年而搞的Gag反映出我們意圖為青年建構的文化環境,「無厘頭」與「屎尿屁」的年代已經過去,潛意識告訴我們要追求更高層次的詼諧,結果「I Love You Boyz」的隆重登場創造了另一個娛樂界的神話。繼去年八月推出第一張唱片,得悉「I Love You Boyz」於本年七月推出第二張以青年為主要對象的唱片,我實在沒法像少艾般笑得合不攏嘴,看著他們邊聽邊唱時發出的會心微笑,不禁汗顏。

我不應怪「I Love You Boyz」,雖然與九十年代的「軟硬天師」相比,他們實實在在多了三分童稚、少了七分內涵,但我深深明白到「I Love You Boyz」的出現不是一個社會運動,而是一件商品;我不想怪責「I Love You Boyz」,因為他們清楚明白潮流的運作與結構,甚至帶動潮流,但卻未必明白到幽默理論中將歪理歪推、將謬就謬的二重錯位邏輯;我更不能怪責「I Love You Boyz」,因為他們在最受青年聽眾歡迎的電台紮根,因為他們是萬千寵愛的青年偶像,當然萬萬不能開罪…

妳說差利卓別靈已死,妳提醒我周星馳搞的Gag只能取悅八十年代的年青人,妳勸我有空聽聽「I Love You Boyz」的新唱片,妳要我學習欣賞少爺占的才華,妳叫我不要將笑話說得太沉重。結果,我統統都做不到。



張俊聲

青年工作者,熱愛草根次文化,討厭寫字

電郵:chutaufok@gmail.com

廣告

No comments ye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