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 Cheung

chutaufok@gmail.com

In《私字進行》

今日,In ,經已演變成一個很 Out 的字。

我們開始慣用「潮」形容合事宜的事與物,說某某很「In」,彷彿帶點陌生。英國博物學家達爾文(Charles Robert Darwin)說進化是個演示「適者生存」(Survival of the Fittest)的環節,能夠造就物種產生,也能導致滅絕,「In」一字,正好體驗著次語言的進化歷程,就如任何物種一樣,從瀕危到絕種,乃自然環境所啟動的方程式,沒有動地驚天的震憾。

不能否定語言與時間兩者相生相剋的關係,從文言到白話,它的轉變是歷史性的,由歲月作見證;然而在次語言的領域當中,從「In」到「潮」,它的轉變是即時性的,甚至沒有先兆,甚至沒有原由,而我們不感驚訝,也不覺殘酷,因為「the fittest should survive」,由我們作見證。從「In」到「潮」,或者從「溝」到「界」,或者從「Wet」到「蒲」等等,當中似乎存在著一個定律,越經常被提起的,越容易被取替,然後被遺忘,在次文化的空間裏面,容不下恆久不變的事情,我們都沒有這份耐性。

不斷追求改變是否一定帶來帶來無盡精彩?致力推動革新的精神本來可嘉,然則欠缺的是停下來歇息回首的中途站,次語言之進化歷程好比在潮流中順水進舟,走得比潮流更快,走得比潮流更前。次語言與潮流的關係是難分難解,隨著歲月的流逝,當一個次文化字詞依然能夠屹立不倒,其實反映著它逐漸喪失其次文化本質,開始被主流所同化,開始抓住陸地。

科技進步讓我們更迷戀即時性的快感,追捧最潮的數碼化生活方式成為新一代每天的例行公事。走在街上,不難發現大家都手持一部或以上能夠精確捕捉影像的機器,從來只在腦海悄悄出現的回憶現在都可以一一被記錄,被轉載,被發送,同時間也能夠被刪除,被格式化,被遺失,被 「Trade-In」,在回憶泛濫的年頭,記憶體比記憶更為重要,人人也變得善忘。一個字的出現見證一個字的引退,沒有可惜與不可惜;正如一段關係的發生見證另一段關係的終結,沒有什麼天長地久;又如一個新大使計劃、一個新服務概念、一個新社會福利政策的誕生,見證另一個大使計劃、另一個服務概念、另一個社會福利政策的沒落與淪陷。

今日,我們活在「To have, but not to hold」的年代。

特此記錄。


張俊聲 《私字進行:青年次語言字典》p.22


2005

廣告

No comments ye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