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 Cheung

chutaufok@gmail.com

旗《私字進行》

在那個人人還在躺臥著吞雲吐霧的年代,吸食鴉片要走到有煙槍提供的煙館,把經過燒煮和發酵的鴉片搓成小丸或小條烤軟,然後塞進煙槍的煙鍋裏,吸食它們被燃燒時產生的煙霧。煙槍(Opium Pipe),俗稱「旗」,由鴉片煙館提供,並以其提供的數量作界分,由「一旗」至「四旗」不等,只設有一枝「旗」的煙館,專門接待消費能力高的人士,而設有兩枝「旗」或以上的煙館,則以接待消費能力較低的顧客為主。現在我們將香煙分為「港旗」與「陸旗」,當中的「旗」字是否源於上述的煙槍歷史,抑或源於我們活在一國兩制兼兩面旗幟下的雙重身分,筆者無從考究,但不容否定的是,這個「旗」字,在次語言中確實肩負著多重的象徵意義,例如:「揸旗」、「籌旗」、「祭旗」等,大致與權力、錢財、問責相關,終有一天能夠「揸旗」「上位」,不用營營役役為「籌旗」奔波,也不用擔驚受怕被「祭旗」、被「擺上枱」,是每個蠱惑仔畢生奮鬥的心願。

做錯就要認,打就要企定,是次文化中關於「祭旗」的爛仔哲學,特區政府推行問責五級制,由淺至深分別是口頭道歉、90度躹躬道歉、內部記過、減薪以至辭職落台,目的也是為了充分體現「祭旗」精神。非典型肺炎一役後一週年,有高官請辭,何志平說:「能夠上台,就能夠下台;上得台,就預左要下台」,感覺頗親切,不知何君是否剛剛煲完《無間道II》VCD,然後有感而發要套用戲中倪永孝(吳鎮宇飾)一句深入民心的經典對白:「出嚟行,預左要還」來為問責制作總結,突然之間,整件事變得充滿著江湖味。

每日有高官亮相、有獨立調查委員會成立、有就著由誰統領調查委員會議論紛紛、有調查研訊連日召開、有質詢也有反抗、有揭發也有大披露,然後有名嘴為我們出頭,接著高官道歉、請辭、落淚、匆匆離場,每日上映每日散場,乃咱們建構出的一條「祭旗」方程式。肥皂劇的大團圓結局總是百看不厭,因為它們正好滿足了看官對故事人物發展的預期,以便為千篇一律的結局繼續感動;一幕接一幕高官落台的大團圓結局,在炎炎夏日當中為看得亢奮的小市民帶來陣陣透心涼快的舒爽感覺,舒爽過後,故事的發展不再有人問津,由誰去接任誰的問題變得不再重要,因為大家相信有人下台便等於問題解決,管他是政治問責還是專業問責,管他是直接責任還是間接責任,小市民可沒時間閒著討論,因為明天又有新劇追看。


張俊聲 《私字進行:青年次語言字典》p.82


2005

廣告

No comments ye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