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 Cheung

chutaufok@gmail.com

圍揪《私字進行》

要活下去,要「揪」得。

像我這種坐在冷氣房內說三道四的人,最沒有資格談論「揪」的學問,所以我大聲說「揪唔揪得」是生存哲學,沒有任何說服力。就如其他坐在冷氣房內的教育家、官員政客、有識之士、道義之士一樣,所以他們避談「揪唔揪得」,他們堅持人與人之間的問題絕不應該動用武力解決,他們說「以暴易暴」是蠻荒民族的所為,他們說萬事以和為貴,他們說了很多話,但我都聽不入耳。

「揪」可簡單分作「隻揪」和「圍揪」兩種,是一撮人用作解決問題的指定動作,從徒手徒腳的「拳頭交」到爆樽車凳「立」架生的「爛仔交」,一樣直截了當,有血有淚。早陣子校園「圍揪」事件的揭發與廣泛報導,引成全城上上下下鮮見的鬧哄,有專家理論、有學生苦水、有網上重溫、有家長講座,外面的討論熾熱激昂,我卻呆坐在冷氣房納悶,整件事最奇怪最懸疑的地方並非揭發有學生被「圍揪」,而是大家似乎從昨日才開始發現,學校「原來」可以是個發生欺淩事件的地方。

有時候我甚至懷疑,教學生自衛術比起長篇大論講衝突處理講情緒控制來得更具成效,不過我沒有這樣做,我選擇做個苦口婆心的社工,主要因為我不懂自衛術兼且完全「唔睇得唔揪得」。新聞節目《星期一檔案》以校園暴力為題,專訪某中學一撮「揪」人與被「揪」的學生,鏡頭前上演一幕欺淩者向受害人躹躬道歉握手言和,然後老師稱讚:「OK!做得好好!」,看得我拍案叫絕感動流涕,我沒有質疑同學的坦率,對於老師作為調解角色的成功我甚至感到驕傲,好像是給予輔導工作一個飄飄然的肯定。學生憶述欺淩的過程時說:「學校好似係個地獄,好多罪犯惡魔… 我要走入去俾人打…」,旁觀者補充:「如果告俾老師聽,就好驚俾人打埋一份…」,我即時的疑問是:倘若參與欺淩的同學是魔鬼,那麼校長老師社工等作為掌管地獄的人,其實一直擔當著什麼角色?究竟是閰王爺,還是牛頭馬面?

年輕的世界裡面,大家目睹同伴被「圍揪」,不知所措;成年的世界裡面,大家目睹拉登x布殊x伊拉克x美英聯軍x囚犯x人質齊齊玩「隻揪」玩「圍揪」玩「還拖」,不知所謂;事實似乎在告訴世人,「唔睇得唔揪得」,又豈能在謊言謠言宣言滿天飛的時代中欲求苟且偷生?究竟是因為我們比較「文明」,所以「唔揪得」,抑或是我們比較「唔揪得」,所以掛著「文明」的旗幟?恐怕永遠是雞生蛋先還是蛋生雞先的討論。

很多疑團未解,唯有如邵家臻慨嘆,年青人「成長的天空」,原來佈滿傷痕,身邊的惡魔、閰王爺、牛頭馬面太多,天使太少。


張俊聲 《私字進行:青年次語言字典》p.158


2005

廣告

No comments ye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