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 Cheung

chutaufok@gmail.com

豬扒《私字進行》

第743期《壹週刊》封面有這樣的一個標題,「肥扒變索女,半熟欣宜有仔吼」。個多月後在香港書展,索女的新書《我的減肥日記》大賣,大搞記者發佈會和新書簽名會之餘,更出席電視節目訴說瘦身心得,茶餘飯後,大家都在驚嘆這個巧奪天工的奇蹟。

「肥扒變索女」的神話,告訴香港千千萬萬少女與師奶「連欣宜都有人吼」這個活生生的事實,為天下豬扒提供了一條由我們集體見證的出路。女權主義者高呼肥胖無罪,說香港女性長期處於一套以男性為本的審美標準當中,需要透過不繼裝備與改善自己的外型來迎合社會的標準,過程艱辛而無謂,因此姊姊妹妹必須站起來,打破「瘦就是美」迷思。

「如果唔係你地男人成日話我地肥,我地都唔使去減肥,究竟要減到幾瘦你地先滿意?」關於鼓勵姊姊妹妹自強這類的課題,筆者一般都舉腳支持,不過我倒認為在瘦身的討論中繼續搬出老生常談的父權社會男性文化特權(Cultural License)作論點,火喉不夠,如果瘦身廣告有罪,化妝品、護膚品廣告都有罪,吸引異性的行徑似乎某程度都受著本能驅使,女人愛美,某程度也是千百年來針對男人擇偶條件平庸膚淺的一種經驗累積。要說明女人的工作能力與男人一樣優秀,或要爭取女性於社會上應該擁有平等地位,相對要向男士們推銷一套比大胸纖腰更有價值的審美標準,比較客觀與實務。對男性的審美角度要來個集體顛覆,不是乾喊口號就能成事的社會行動,也不能單靠政策政訂便可以作出管束或改變。愛美的請繼續,反正愛美不再是女士的專利很久了,現在有專為男士而設的美容與纖體服務,又是否代表男女之間不平等的距離拉近了?

性別意識這個課題很好講,就好像索女的減肥血淚史一樣好講,因為沒有開始,也沒有終結,而且可以不需要原因,亦可以不需要答案。行家們都喜歡用性別意識做工作坊、開講座、搞活動,但我質疑是否每個同工都明白平等的理念,正如我質疑索女是否相信她的肥脂與觀眾的肥脂都一樣能夠被成功Broken and Burnt,今天以後不再回來。

抑或,大家都在做一場曇花一現的榕樹頭馬騮戲,願者上釣。

手執索女的新書,百感交集,或者是我想得太多、想得太遠,或者開罪了很多人,或者是我入世未深,或者是我還未搞得清楚坊間歌頌的平等是什麼樣的一回事。至少,我仍然未能違背良心,愛上豬扒。


張俊聲 《私字進行:青年次語言字典》p.194


2005

廣告

No comments ye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