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 Cheung

chutaufok@gmail.com

睥《私字進行》

「睥」,源於「睥睨」一詞,有斜眼看著人的意思。

「睥」,可以是一件很嚴重的事,許多打鬥和悲劇都是由此而起。雖說人是群居動物,人與人之間依然需要時刻保持著相當的安全距離,而「睥」,則是利用眼神,侵犯了他人的安全區域,導致對方不安。為啥要「睥」人,又為啥會被「睥」,這是芸芸眾生經歷慘重傷亡過後,仍然未能真切參透的課題。「睥」,不單是一個動作,更是一種態度,一絲感覺,在眉宇之間互動,有挑釁意味,就像武林高手於叢林間狹路相逢,彼此靜氣屏息的心靈交流。承襲了古代武者的氣派,年青人以「睥」作溝通,以「睥」結盟,以「睥」結怨,以「睥」為樂。由「睥」進而演變至動武,往往需要「睥咩呀睥?」這句黃金對白。究竟在「睥」什麼?究竟是誰在「睥」誰?又是誰先「睥」誰?在討價還價之前必須明白,更多時候,「睥」只是被「睥」者一廂情願的體會。

不難明白每人心底裡都有被重視、被欣賞、被尊重的原始渴望,因此從衣著打扮到言行舉止,年青輩許多時候選擇以標奇立異的方式來表達自己,他們雖擁有惹人注目的勇氣,胸襟卻容不下人家的一刻目光停留,姑勿論是欣賞、是疑惑、是傾慕,抑或是無意的眼神交流,於他們而言,都可以是一種蔑視,甚至一種冒犯,但於筆者而言,則是痛心的悲哀。與其說年青輩過份敏感,倒不如說,是他們不經意地啟動了用作自我防衛的條件反射系統,即身體對於外來環境一些特定情況或刺激,不加思索地做出的即時反應。

生物學家巴甫洛夫(Ivan P。 Pavlov)說過一個故事,背景是俄國中部的梁贊城里,一戶人家養了一條狗,因為怕牠亂跳亂跑,便用粗粗的鎖鏈套在他的頸項上,從此這條狗見人便吠,狀甚凶惡,沒有人膽敢接近。有一天,一個孩子碰巧路經這戶人家,他不但沒有被這條狗嚇怕,反而朝牠的方向走去,並說道:「只要把鎖鏈解開,牠便不會再吠叫了」。其他人當然並不相信他的說話,小孩甫打開鎖鏈,他們便四散而逃,而奇怪事情就發生了,這條狗不但沒有咬他,反而溫順地搖著尾巴接受孩子的撫摸,從此也不凶惡地吠叫。巴甫洛夫的研究發現,套上粗粗的鎖鏈,對於那條狗來說是一種條件,並引起了牠作自我保護的反射,而鎖鏈一旦被解開,這種條件同時被消除,也不再引起牠保護自己的反射,所以再次變得溫順。

有調查曾邀請年青人總結成功與失敗的經驗 ,結果大部份受訪者表示從小至大經歷失敗的次數遠多於成功,四處洋溢著挫敗感的成長環境必然造就了勢利和小心眼的未來主人翁,缺乏鼓勵與欣賞兩種滋養生命的重要原素,變得怕受傷害、怕執輸、怕蝕底、怕失敗、怕世途險惡。為防範你意圖或企圖對我不利,唯有以一句「睥咩呀睥?」,暫且舒緩我內心的不安與顫抖。


張俊聲 《私字進行:青年次語言字典》p.68


2005

廣告

No comments ye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