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 Cheung

chutaufok@gmail.com

攪《私字進行》

次文化詞彙多以口語為主,對於書面的寫法並不講究,然而,作為一本記載次文化詞彙的「字典」,確實有責任指出當中一些常見的別字,例如將「攪」和「搞」混為一談,想必是很多人犯上的錯誤。「你攪乜呀?」裡面的「攪」,跟「做」相似,泛指「執行」的意思。但「攪」,原本解作「調勻」,所以「你攪乜呀?」應該寫成「你搞乜呀?」,不過這錯誤似乎是刻意的,因為香港人比較討厭後者,嫌它土氣兼大陸,「搞」字無論如何都好像跟內地扯上關係,總是令人聯想起「搞革命」、「搞台獨」、「搞衞生」等,於香港與珠三角經濟融合的大前題下,在生活文化層面上,香港人還是意圖堅守最後防線。

「攪/搞」(下文暫且寫成「攪」)這個字很復雜,其含義可以因應場合作出調整,需要一種較為生活化的演繹。就以「攪野」為例:差佬說「你班友仔唔好喺度攪野!」,是「搗亂」的意思;同時我們亦可以形容一個人「好攪野」,即這個人的行為非常惹人發笑;男男女女魚水之歡,也稱之為「攪野」,男男之間是「攪 gay」,女女之間則是「攪 les」。換了不同的人物時間地點,即使說著同一句話,所欲表達的意思也可以是兩碼子以外的事,無他,正是次文化詞彙的特色。

本文想多談一點「攪」字的性意味,青年人以「攪」論性,一個「攪」字包涵性行為及所有性行為以外與性相關的行為。小至擁抱輕吻,大至「攪出人命」,「攪」的定義可圈可點,表面上大家對「攪」的理解都似是有了默契,但實質上此「攪」不同彼「攪」,後果亦可大可小。青年人之間,「攪」字說得再多,也只是流於嬉鬧說笑,鮮談「攪什麼」,不問「怎麼攪」,到了真真正正面對要「攪」的時候,當然「攪」得糊里糊塗,更別奢望「攪」得安全。話說回來,「攪(野)」跟「做/造(愛)」不同,「做/造」是雙方默許的嬉行徑,而大多牽涉「愛」的成份;然則,「攪」傾向為動作描繪,並且有主客之分,沒有被動的「做/造」,但絕對有被動的「攪」。女孩子哭著訴說「俾人攪」,是曾經被性侵犯的意思,這樣令「攪」字變得更為複雜,「同人攪」與「俾人攪」看似一線之差,卻原來有著天淵之別,難道在青年人的眼中,「性行為」與「性侵犯」其實都只是一字之隔、一念之間?

性,向來都是中國人社會的忌諱, 但不聞不問卻可以「攪」出千秋萬代,實在讓人嘖嘖稱奇。而「攪」這個奇怪的字,則見證著「年青人」這個傳統社會下的產物,所抱持的性態度和對性的理解與誤解。


張俊聲 《私字進行:青年次語言字典》p.78


2005

廣告

No comments ye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