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 Cheung

chutaufok@gmail.com

(舌賴)野《私字進行》

「(舌賴)」,總讓我悄悄憶起某年中大迎新營,四院新生齊集百萬大道時一眾文質彬杉的同學齊聲高呼的經典口號:「聯合組媽最盡責,含吹(舌賴)啜有方法,皆因家法好嚴格」。

幾個年頭過去了,同學們是否已回復我們幻想中的天真無邪?還是互片如常、Happy Corner 繼續玩出火,只是大家將一切玩得更小心謹慎?儘管你有你聽得心寒,他與她繼續玩得瘋狂。

我們好怕,好怕這些不雅口號與不文玩意荼毒莘莘學子清純潔淨的心靈,好怕年輕一代有樣學樣,好怕我們的未來棟樑變了質,好怕像這樣的負面新聞一下子毁盡大學的聲譽與形象。我們怕年青人越軌,於是千方百計防治所有意圖或企圖的越軌行為;我們怕年青人隱閉,於是一心一意將他們將深淵中「拯救」出來;我們怕年青人誤入歧途,於是使盡法寶都要他們言聽計從;結果,年青人每走一步,我們都多走三步,而且在前面舖好漂亮的紅地氈,務求為他們提供一個我們認為最美好的成長環境。說穿了,是在鑄造一個又一個標準青年模型,讓青年遁著我們所安排的方式成長,走在「正常」途徑以外的,每個都有屬於他們的標籤,是「老泥妹」也好、是「邊緣青年」也好、是「雙失」也好、是「雙待」也好、是「隱閉」也好,總之那些不愛遵從我們訂立之遊戲規則的,自然被排擠、被蹂躪、被淘汰,然後被「拯救」、被「理解」、被「幫助」,再重新投入遊戲當中,再次學習遵守遊戲規則。

我們都好怕,然後我實在怕我們怕得太多,有時候倒有點羡慕學生時代的無顧無慮,想說就說要做就做的專利從作為社會工作者的Day 1 開始買少見少,我們說盡該說的話,做盡該做的事,甚至開始認定所有該說的與該做的,就是對的。我越來越怕,甚至怕僥倖成功,誤以為自己所向披靡,一朝得意之後,永不超生。

有個童話故事是這樣的:「從前,在—個遙遠的國家,住著一個長著驢耳朵的國王。國王每天把皇冠戴在頭上,因此,除了他自己之外,誰也不知道他長著驢耳朵。一天,一個理髮匠替這個長了驢耳朵的國王理髮,事後雖然逃過被國王滅口的劫難,但他實在憋不住自己所目睹的大秘密。後來,他在地上挖了一個洞,把『國王長了一對驢耳朵』的話發洩到洞裡並用土掩埋。雖然他鬱積的情緒得到了解消,但問題並未真正消失,因為第二年的春天,那個洞裡長出了竹子,有人砍下竹子做成笛子,結果笛子吹出來的,竟是『國王長了一對驢耳朵』這句說話…」

如果有一個這樣的洞,我想說那些不雅口號與不文玩意其實無傷大雅,我想說社會工作者揹著要「教好」年青人的擔子,就像理髮匠揭開皇冠的一剎,甫揹上身,便「(舌賴)野」。


張俊聲 《私字進行:青年次語言字典》p.108


2005

廣告

No comments ye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